-

临街的一面,长长的通道被阳光隔成一段段光影,

在走入影子中时,还在臆想着如果穿过这段是回到熙宁八年还是永历二年?

前面的人是身穿皮甲交趾军士?

还是神态慌张的大明官员?

也或许会有大南国败逃时敲响的平安钟声传来?

于是,走出了影,来到9月依然刺眼的光中。

对面

老房子被涂上了浅蓝色,门上刷着一个【乖】字。

-

评论 ( 1 )
热度 ( 6 )

© bluehood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