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天气晚来秋 ]

随拍

[节日过后的市场]

-

晚上的南宁终于看到了夏天要离开的样子,

有风,空气也干燥些了。

假日烧烤店人少,杂货店的猫蹲在门口,看眼睛像是在秋困,而且不知道前抓藏着什么东西。

突然哼起了“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,揣手里(压心底)揣手里(压心底)不能告诉你”

它瞄了我一眼,然后盯着我。


夏天要过了,一年也就要结束了,

真是个懒惰的城市啊,

竟然一个季节能睡这么久呐……

-


-

[十月一日,秋 .  孔庙]。

步入新修水泥仿古大门,

人声往来,偶尔掠过汉服的交领右衽,

大殿下有一面鼓。

穿过人群和躲过喷着雾水的风扇来到这里,殿内无人,有一排供游人小歇的灯挂椅。

靠着明清风格的椅子,望着唐宋风格的屋椽,踏着民国风格的青砖地。

想到这里建成千年来穿梭过往的人物事都发生在面前,于是不安的调整了下坐姿。

鼓声传来,不知道是哪个熊孩子在以诡异的节奏敲击着。

起身离开之前正好有一簇阳光穿过屋檐,梁橼,角柱,像烟雾一样散开在空气中,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光里跳动。于是匆忙按下快门踏出门槛,10月天空依旧。

大门外回头拍了一张,最后...

-

临街的一面,长长的通道被阳光隔成一段段光影,

在走入影子中时,还在臆想着如果穿过这段是回到熙宁八年还是永历二年?

前面的人是身穿皮甲交趾军士?

还是神态慌张的大明官员?

也或许会有大南国败逃时敲响的平安钟声传来?

于是,走出了影,来到9月依然刺眼的光中。

对面

老房子被涂上了浅蓝色,门上刷着一个【乖】字。

-

临胜街

秋分了,南宁的阳光总让人觉得还在盛夏。

巷子里光线让人有一种暑假的感觉。


老物件.5


《窗》

- 南宁博物馆里面有很多相关的老物件,这台电视机是七八十年代南宁无线电三厂生产的。


飞燕牌电视机,南宁无线电三厂,1979年

不知道是不是模型,但是在西洋留声机旁边放上几本古风的线装书本,我感受到了设计者的深切恶意……


游览的人不多,以至于在光线暗的几个展台不太敢待太久。


调色以后,喜好留声机喇叭上金属的质感,花纹让我想起了zippo康斯坦丁那款……


家的桥

-

在桥这头,由老城的青砖石板小道占据,而桥对面是一片与我稍陌生的地方。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称谓“南洲”。

以前,在回忆还是清晰的时间里,还没有桥,也没有这样夜晚的灯光,老街的旧百货商店和不远外的球场都是一个巨大的提示号,可以想起多年前许多的人和事来。

桥建好以后,很少回去。今年回家看到的是一个连接新旧的光影矗立在茶江上。嗯,[ 水似茶,积流成江 ] 很浪漫的名字。

这一边,静谧,旧时光依旧。另一头,新楼侍立,光影跳动。魔幻色彩浓厚,想起了千与千寻里面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,和手持车票的锅炉老人。

睡 。

-


2017年9月23日,...

老物件.4

《老街坊》

细弟老街坊粉店,临胜街,80年代(开业)

老物件.3

《老水塔下的旧时光》

缝纫机,宁波产,1970年

秋景

老物件.2

晨钟暮鼓

平安钟,大明,1531年

老物件.1

望仙坡

122mm线膛炮,克虏伯,1890年


夜景[2]

故宫.一扇门
下午阳光渐收,紫禁城某个角落
想必门内一定曾有位持书渡步思索的人,也是在这懒散的下午,也是和我一样
于威严宅院之中,于时光交错的门前
默默凝视

--
然后出北门,吃晚饭

连连看

街拍

小城镇远,舞阳河穿城而过,如伏羲八卦分割两岸。

日落前河面炊烟飘渺,被暮光染成金色。

城内,就像回到七百年前的镇远州,所见如同清明上河图所绘一般的喧嚣。

-- 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人间烟火了吧

“照片可能比活动的影像更可记忆,因为它们是一种切得整整齐齐的时间,而不是一种流动”。
 
 -- On Photography

明末,邕江边的畅游阁时常用来接待投奔南明的官员。
1650年的晨钟暮鼓,
2017年的江滨公园。

六十八年,夏六月,天下无事.

万寿山下的长廊,夕阳光影

年初逛雍和宫,偏殿有个展览,于是随人流入内。
窗外是帝都初春的夕阳,掏出黑卡抓拍下这张。

色调口味重……

铁甲依然在……

© bluehood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