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物苑.1
树影,花花草草

并不忙碌的一天结束了。

-
午夜,工地上的背影。
果然,无论身处何处,当下何时,
都不能磨灭--
玩手机的念想。
-

冷暖

博物馆的瓯骆厅,
它们起于一个时代,
沉默于岁月,
又踟蹰在每一个格子里。

给岁月以文明,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
-- 大概就是这个体验吧。

『天地不仁!以万物为……』
🙈🙈🙈

玻璃和瓶瓶罐罐的色彩。

xtra400 , pentax 50mm 1.4

青秀山

家猫(2)
--
无论你是归家故人,还是陌生过客,堂口的猫总会第一个知道。

新年,依在砖墙边,好奇的打探着。

山与水,蒿与烟

路过花鸟市场

七星路上的花店,难得手不抖。

富士卷的色彩

数码和胶片
rx100,柯达金

安静的湖面泛着冬天的光线,
岸边的救生圈似乎还在午睡。

-

还是秋天的南宁,随意逛逛,发现一瓶瓶蓝色的风信子。

-

-

又十一月,

草坪上突兀的有一个两层小阁楼,植物爬满了墙壁、门,和生锈的梯子。

夏天渐远,看上去就像是阳光比以前要更晚一些,树叶间隙透漏出金色更亮一些。


这的秋天,来了。

-


-

[十月一日,秋 .  孔庙]。

步入新修水泥仿古大门,

人声往来,偶尔掠过汉服的交领右衽,

大殿下有一面鼓。

穿过人群和躲过喷着雾水的风扇来到这里,殿内无人,有一排供游人小歇的灯挂椅。

靠着明清风格的椅子,望着唐宋风格的屋椽,踏着民国风格的青砖地。

想到这里建成千年来穿梭过往的人物事都发生在面前,于是不安的调整了下坐姿。

鼓声传来,不知道是哪个熊孩子在以诡异的节奏敲击着。

起身离开之前正好有一簇阳光穿过屋檐,梁橼,角柱,像烟雾一样散开在空气中,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光里跳动。于是匆忙按下快门踏出门槛,10月天空依旧。

大门外回头拍了一张,最后...

-

临街的一面,长长的通道被阳光隔成一段段光影,

在走入影子中时,还在臆想着如果穿过这段是回到熙宁八年还是永历二年?

前面的人是身穿皮甲交趾军士?

还是神态慌张的大明官员?

也或许会有大南国败逃时敲响的平安钟声传来?

于是,走出了影,来到9月依然刺眼的光中。

对面

老房子被涂上了浅蓝色,门上刷着一个【乖】字。

-

临胜街

秋分了,南宁的阳光总让人觉得还在盛夏。

巷子里光线让人有一种暑假的感觉。


不知道是不是模型,但是在西洋留声机旁边放上几本古风的线装书本,我感受到了设计者的深切恶意……


游览的人不多,以至于在光线暗的几个展台不太敢待太久。


调色以后,喜好留声机喇叭上金属的质感,花纹让我想起了zippo康斯坦丁那款……


老物件.4

《老街坊》

细弟老街坊粉店,临胜街,80年代(开业)

老物件.3

《老水塔下的旧时光》

缝纫机,宁波产,1970年

秋景

老物件.2

晨钟暮鼓

平安钟,大明,1531年

连连看

街拍

小城镇远,舞阳河穿城而过,如伏羲八卦分割两岸。

日落前河面炊烟飘渺,被暮光染成金色。

城内,就像回到七百年前的镇远州,所见如同清明上河图所绘一般的喧嚣。

-- 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人间烟火了吧

© bluehood | Powered by LOFTER